情深深雨濛濛的瓊瑤阿姨發飆了,在近日給廣電總局的一封公開信中,怒斥正在熱播的於正《宮鎖連城》抄襲《梅花烙》,並且表示“已經被欺凌到無法沉默”,甚至“心如刀絞,一氣之下,已經病倒”。眾網友則合力力挺,指責於正抄襲可恥,支持“抵制於正”。
  於正方面稱,這是繼承與發展。他還舉例說,瓊瑤阿姨的《一簾幽夢》,是不是也有《飄》的影子?老故事也會有新概念、新發展。於正的這一說法並不鮮見。中國早有俗話,天下文章一大抄。既然瓊瑤可以借鑒《飄》,我於正也可以“繼承”《梅花烙》,至於是否真的繼承之後“發展”了,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於正的這一辯解其實正是法律上難點,也是當下知識產權保護的困境所在。
  如果說盜版一直都是知識產權保護的薄弱地帶,那麼劇本保護則是盲區,至於編劇或者作家則更是最為弱勢的群體。一直以來,我國就有山寨之國的不雅稱號。當然這是一個發展中國家成長期的特殊情況。社會學理論認為,當社會均衡以及“與之匹配的社會化手段”具備時,就不會有人“不守規矩”。盜版光碟和網絡視頻一度風行,並非因為中國人天生喜歡盜版,天生不尊重知識產權,而是中國老百姓可供自由支配的消費收入在家庭收入所占的卑微比例所決定的。正是生活最基本的成本考量,促成了盜版光碟曾經的大行其道。
  因此,與之相應的知識產權法律監管,往往不是過於空疏就是有名無實。特別是對於劇本的保護更是力有不逮。習慣的做法是,相關影視審查雖然嚴格,但往往只審查劇本的內容,放棄對審理內容從屬的著作權人的合法性審查。這為抄襲剽竊者留下了制度漏洞。於正之類的“戲說”才有充分施展的空間。譬如袁姍姍扮演的連城姑娘一會化身為瘋瘋癲癲、俠義仗人的小燕子;一會又化身為深情款款、低吟淺唱的菀貴人;一會又化身為菩薩心腸、助人為樂的夏紫薇;一會又化身為敢愛敢恨、肝膽相照的陸依萍;一會又化身為忍辱負重、為愛犧牲的白吟霜。甚至網友調侃《情深深雨濛濛》的一家子在劇中重逢了,可謂集當下各大名劇於一身,讓業內業外大呼“節操哪去了”,這就難怪瓊瑤阿姨心如刀絞。
  話說回來,於導演大可說這正是後現代藝術的特征。所謂後現代,就是不需要原創,而只要拼貼並且一鍋燴。不過,對於法律來說,知識產權保護決不能一鍋燴。當年秋菊打官司為討個說法,法律和監管也應該給劇本知識產權的保護一個明確說法,不能總是花非花霧非霧。對於觀眾來說,“抵制於正”正是知識產權意識覺醒的展現,不過從“抵制於正”到“抵制盜版”,擺脫山寨的惡名,還有山路十八彎,必須從自身點滴做起,否則最終還會落得又是一簾幽夢。
  (原標題:“抵制於正”會否落個“一簾幽夢”)
創作者介紹

固態硬碟

ik33ikyim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